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荟萃
母親的大衣櫃
2019-08-13    馬輝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

  母親快八十歲了,飽經風霜,但精神矍铄,滿臉皺紋的臉上,挂着慈祥的笑容。母親生活很節儉,精打細算過日子。在她的房間裡,有一個三開門的大衣櫃,一個老式的炕琴(裝被褥的大櫥櫃),裡面裝滿了各式各樣的衣服。

  那些衣服,都是我們姐弟幾人穿過的舊衣服,很有年代感,有幾件還是我小時候穿過的,都有半個世紀了,成了古董。我勸母親把這些破舊的衣服扔掉,可母親說什麼也不肯。還經常望着這些衣服發呆,嘴裡喃喃自語:“多好的衣服,多可惜啊!”我知道母親不是懷舊的人,她留這些衣服不是為了紀念什麼,她純粹是被貧窮折磨怕了,母親總是說“三窮三富過到老”,她總是怕日子再回到從前,她要留這些衣服應急。她還常常給我們憶苦思甜。

  我怎麼會忘記童年的苦澀呢?上有老下有小的八口之家,隻有父親一人上班,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。我們吃的是玉米面餅子,喝的是玉米面粥,隻有在生病的時候,才能吃上“病号飯”,一碗炝湯面條,或者一個罐頭,說也奇怪,吃了“病号飯”,病就立竿見影地好了。

  還記得小時候,我最盼望過“六一”兒童節,又最怕過兒童節。我們班有一半的學生是買不起白球鞋的,其中就有我一個。我們隻好把白粉筆,塗在藍球鞋上,勉強應付過去檢閱,一上場跑賽,塗在鞋上的粉筆就跑掉了,破舊的藍球鞋露出原本滄桑的面孔,讓人覺得難為情。

  那時候,我們姐弟穿的衣服,幾乎都綴着補丁,老大穿小了,老二接着穿,老二穿破了,補一補老三再穿,那是真正的“乞丐褲”。即使破的不能再穿了,母親也不會把它扔掉,而是很仔細地把它拆成一塊塊兒碎布,洗幹淨,晾幹壓平,然後打成一塊塊的袼褙,做鞋,納鞋墊,物盡其用,一件衣服發揮了它最大的作用。隻有在過年的時候,我們姐弟五人才能穿上新衣服,而祖母、父親、母親過年時也常常沒有新衣服。那時的布料顔色基本上是北京藍、工人灰、軍裝綠,單調的碎花平紋布,林場的孩子穿的幾乎是一樣的衣服。

  有一次,林場的商店破天荒進了一匹大絨布,棗紅色的質地,點綴着朵朵粉色的小花,漂亮極了,摸上去毛絨絨的,很溫暖。林場的大姑娘、小媳婦兒都喜歡,不管是有錢沒錢,有布票沒布票的,都跑到商店裡看熱鬧。人們還排起了長隊,買到的笑逐顔開,一副驕傲的樣子。買不起的,或者沒買到的,垂頭喪氣,以羨慕的眼光,看着買到的人們。我很意外,平日裡省吃儉用的母親,竟然也買了,用了幾個晚上,在昏暗的燈光下,一針一線地為我縫制了一件上衣。我高興極了,那是我第一次穿這麼好布料的衣服,母親說那件衣服需要5塊多錢,而當時父親的工資隻有30幾元。那件衣服我穿了整整三年,小的穿不進去了,才給了妹妹。後來妹妹又穿了兩年,袖子上也綴上了補丁,妹妹也穿小了,母親便把這件衣服洗得幹幹淨淨的,疊得整整齊齊的,放到了她的大衣櫃裡,說要給我們的孩子穿,這件母親一直視為珍寶的衣服,始終沒有送出去。我們姐弟幾人的日子過得還不錯,況且我們的孩子都是獨生子,别說孩子不喜歡穿舊衣服,就是我們也舍不得讓孩子穿帶補丁的衣服,新衣服都穿不過來呢。

  有一次我的女兒買了一條牛仔乞丐褲,母親看着滿是破洞的褲子,很心疼地說:“花錢買條破褲子,太不值了。”女兒不以為然地說:“姥姥,這是時尚。”母親不解地說:“我不懂時尚,好好的褲子剪成了破洞,這是作孽啊!”

  我們60後這一代,都是在貧窮中長大,長期的缺衣少食,使我對新衣服有一種特别的渴望,但理智還能控制住欲望,不該買的衣服很少買。而我們的下一代,那些90、00後們,生下來就掉進了蜜罐子裡,祖國的經濟飛速發展,物質豐富,大河水滿小河流,我們百姓的生活也富裕起來了,吃的飽穿的暖玩得好,孩子們穿的衣服都是自己喜歡的,他們的腦海裡幾乎沒有貧窮的概念。

  更讓人欣慰的是林區的每一位老人,到了退休的年齡,都有了養老金,養老再也沒有後顧之憂,老人們都快樂地生活,兒女們也能安心工作了。母親雖然有退休金,但依然很節儉,依然固守着她的大衣櫃。我懂,她是想讓我們不要忘記過去的苦,珍惜現在的甜!

  我們的祖國經曆了風雨坎坷,從貧窮走向富強,迎來了70周年的華誕,我為祖國感到自豪,我們要撸起袖子加油幹,實現中國夢。我相信:祖國的明天會更加燦爛輝煌。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号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标識碼:2300000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