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ç”Ÿæ€ -> æ£®æž—植物
國槐:玉樹臨風越千年
2019-06-14        ä¸­åœ‹æž—業網 中國綠色時報


  推薦詞

  槐樹,也稱國槐。玉樹臨風之“玉樹”,即槐樹的别稱。根在洪洞,祖在老槐,“槐”與“懷”諧音,槐樹也成為人們懷念故鄉的樹。“千年松,萬年柏,不如老槐歇一歇”“門前一棵槐,财源滾滾來”等俗語,表現了槐樹的生生不息和獨特價值。周代以來,中國人種槐、用槐、賞槐、敬槐、護槐、愛槐、詠槐,凝結成中華民族獨有、厚重而廣博的槐樹文化。

  樹木檔案

  槐樹,豆科槐屬,落葉喬木,高可達25米。國槐是中國北方常見樹,是重要的庭院綠化樹種,也是重要的行道樹和園林景觀樹。槐樹樹冠球形,幹皮暗灰色,小枝綠色。羽狀複葉,葉背有白粉,葉較刺槐先端尖,葉色深。圓錐花序,蝶形花頂生,黃綠色。皮、枝葉、花蕾、花及種子均可入藥。

  

  槐樹,也稱國槐、家槐,以區别從國外引進的“洋槐樹”。“玉樹臨風”之“玉樹”,指傳說中的仙樹,也是槐樹的别稱。《三輔黃圖·漢宮》有雲:“ 甘泉谷北岸有槐樹,今謂玉樹。”《隋唐嘉話》卷下也有說:“雲陽縣界多漢離宮故地,有樹似槐而葉細,土人謂之玉樹。”

 

山西省洪洞縣大槐樹,已成為超越地域同根共祖的象征符号

 

  吃穿住行取自槐

  槐樹與人的吃、穿、住、用、行、勞作、防病治病等日常生活和生産息息相關。

  明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載:“其木樹堅重,有青黃白黑色。其花未開時,狀如米粒,炒過煎水,染黃甚鮮。其實作莢連珠,中有黑子,以子連多者為好。周禮:秋取槐、檀之火。”可見,槐樹的花、根、幹、果實,盡是有用之物。除做木材用外,槐花和槐的果實能制成染料染布,槐豆能制醬油、醋等。槐葉可作槐葉餅,即槐葉冷淘,一種涼食,用面與槐葉、水等調和,切成餅、條、絲等形狀,煮熟,用涼水汀過後食用。  

  北宋蘇頌《圖經本草》記載:“初生嫩葉可炸熟,水淘過食。亦可作飲代茶。或采槐子中畦中,采苗食之。”陝西、北京地區吃“槐花麥飯”,亦稱“槐花疙瘩”。槐花放香季節,有小兒唱順口溜:“小娃娃,做鈎搭,做好鈎搭鈎槐花。槐花蒸成疙瘩飯,吃得人人笑哈哈。”

 

國槐花

 

  自古槐與官結緣

  自周代以來,槐與官結緣。據《尚書·周官》記載:“立太師、太傅、太保。茲惟三公,論道竟邦,燮理陰陽,官不必備,惟其人。”在曆史上,一度将太師、太傅、太保合稱為“三公”。《周禮·朝土》載:在外朝樹槐棘以分朝臣品位。大臣朝見帝王之前,先在外朝列隊等候,也就是後來說的“五更待漏”。在外朝空地上,排列栽植着槐樹和棗樹,即“槐棘”。《周禮注疏》卷三十五〈秋官司寇·朝士〉記載: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,左九棘,孤卿大夫位焉,群士在其後。右九棘,公侯伯子男位焉,群吏在其後。面三槐,三公位焉,州長衆、衆庶在其後。由此,随以“三槐”指代“三公”,槐樹便有了宰輔之象征。

  為什麼偏偏是槐樹和棗樹呢?漢·鄭玄注:“樹棘以為位者,取其赤心而外剌,象以赤心三剌也。槐之言懷也,懷來人于此,欲與之謀。”顯然,這裡已經有“一心為公”“心懷天下”之意。這對後世槐樹文化發展産生了深刻影響。

  “三公”是國家重臣,舉足輕重,演繹出“槐鼎”之位、“槐铉”之職,均指“三公”之位。“槐鼎”之槐意指“三公”,鼎是國家重器。當某人位列“三公”,即說他“越登槐鼎”或“越登槐铉”。後來,繼而發展出槐位、槐卿、槐望、槐嶽、槐蟬等,多指朝廷高官,也成為肱骨之臣的代名詞。

  後以槐宸指帝王的宮殿。楊萬裡《赴文德殿聽麻仍拜表》:“六龍觀阙啟槐宸,白玉階除振鹭群。”槐掖指宮廷。南朝梁沉約《與沉淵薦沉驎士表》:“若使聞政王庭,服道槐掖,必能孚朝規於邊鄙,播聖澤於荒垂。”槐府、槐宅指三公官署或宅第。

  槐樹視為科第吉兆

  漢代王莽,崇尚周禮,好複古制。《三輔黃圖》載:“元始四年(公元前90年),起明堂,辟雍為博舍三十區,為會市,但列槐樹數百株。諸生朔望會此市,各持其郡所出物及經書,相與買賣,雍容揖遜。議論槐下,侃侃閹閹。”漢代長安稱之“槐市”,實是讀書人交易的地方,也是讀書人聚會的地方。因此,“槐市”也是“學市”。

  自唐代以來,科舉考試關乎讀書士子功名利祿、榮華富貴,沿此階梯而上,方可博得三公之位。由此,常以槐指代科考,考試年頭稱“槐秋”,舉子赴考稱“踏槐”。

  此外,古人常在自家庭院、門前、屋後栽種三棵槐樹,以期應“三槐”之兆,期待子孫能夠“列槐下”,位極人臣。王旦(957-1017)是北宋著名政治家。據《宋史·王旦傳》記載:旦父祜“手植三槐于庭曰:‘吾之後世必有三公者,此其所以志也’。”到宋真宗時,王旦果然作了公相。

  沈括《夢溪筆談》記載:“學士院第三廳學士閣子當前有一巨槐,素号槐廳。舊傳居此閣者,多至人相。學士争槐廳,至有抵徹前人行李而強擄之者。”人們将書房稱之“槐廳”,将庭院稱之“槐院”。大臣們門旁植槐,名為槐門,取意是懷柔百姓、奉仕帝王之官吏。

 

北京植物園的這棵大槐樹已有500年

 

  螞蟻緣槐誇大國

  有一個成語叫“南柯一夢”,故事出自唐代李公佐傳奇小說《太平廣記》中的“南柯太守傳”。此成語中的“柯”,是槐樹樹枝;“南柯”即朝南的槐樹枝。

  相傳,唐代有一個人叫淳于棼,嗜酒任性,不拘小節。一天适逢生日,在門前大槐樹下飲酒作樂,喝得爛醉,迷迷糊糊進入夢境,兩個紫衣使者請他上車,馬車朝大槐樹下一個樹洞馳去。但見洞中晴天麗日,另有世界。車行數十裡,前方朱門懸着金匾,上書“大槐安國”,丞相出門相迎,告稱國君願招他為驸馬。淳于棼惶恐,不覺婚禮已成,并被委任“南柯郡太守”。淳于棼勤政愛民,前後20年,獲君王器重,百姓擁戴。育有五子二女,官位顯赫,家庭美滿。不料檀蘿國入侵,淳于棼屢戰屢敗,金枝公主病故。淳于棼連遭不測,辭太守職務,扶柩回京,失國君寵信,心中不樂,君王準他回故裡,兩名紫衣使者送行。車出洞穴,家鄉依舊。夢醒之時,仆人正在打掃院子,落日餘晖留在牆上,夢中經曆好像已經整整過了一輩子。淳于棼把夢境告訴衆人,大家驚奇,一齊尋到大槐樹下,果然掘出一個螞蟻洞,旁有孔道通向南枝,另有小蟻穴一個。

  夢中的“南柯郡”“大槐安國”,原來如此!所謂“大槐安國”,不過是老槐樹下的螞蟻窩。夢醒時分,一切皆空。1963年元旦,郭沫若《滿江紅·領袖頌——一九六三年元旦抒懷》一詞發表于《光明日報》。毛澤東讀到後,于元月9日和詩一首,其中引用了“南柯一夢”的典故。《滿江紅·和郭沫若同志》:“小小寰球,有幾個蒼蠅碰壁。嗡嗡叫,幾聲凄厲,幾聲抽泣。螞蟻緣槐誇大國,蚍蜉撼樹談何易。正西風落葉下長安,飛鳴镝。多少事,從來急;天地轉,光陰迫。一萬年太久,隻争朝夕。四海翻騰雲水怒,五洲震蕩風雷激。要掃除一切害人蟲,全無敵。”由此,也可見得,在人們心目中槐樹的大小和分量。

  園中一槐吉祥自來

  古人将槐樹視為能帶來福氣的“木精”,賦予槐樹吉祥、幸福、美好的寓意。風水學認為,槐樹、桂花、竹、椿、棕榈、橘樹、靈芝、梅、榕、棗、石榴、葡萄、海棠等13種植物均為增吉植物。

  國子監是古代最高學府。北京國子監是北京最古老的的學校,國子監内槐樹成林。據史料載,元明兩朝國子監内槐樹百餘棵,凸顯槐樹“公卿大夫之樹”地位。其中,雙幹古槐是馳名的“吉祥槐”。相傳在明末此槐已死,但到乾隆十六年初夏,枝幹上忽又萌發新芽成葉,枯而複榮。國子監的師生發現後,紛紛傳頌。據《日下舊聞考》載:“國學古槐一株,元臣許衡所植,閱歲既久,枯而複榮。當辛末一枝再茁之出,時慈甯六旬萬壽之歲,槐市衆生,傳為瑞事。”當時正值乾隆生母慈甯太後六十壽辰,以為是吉祥之兆,得名“吉祥槐”。

  民間,流傳着“門前一棵槐,财源滾滾來”的說法。也有民諺曰:“門前一棵槐,不是招寶,就是進财。”又雲:“院中一棵槐,幸福自然來。”

 

國槐果實 憶蘭攝

 

  根在洪洞,祖在老槐

  “槐”與“懷”諧音,槐樹是懷念故鄉的樹。

  自古以來,有不少詩作将槐樹、槐花聯系在一起,表達懷念故鄉的思想情感。白居易《早蟬》:“六月初七日,江頭蟬始鳴。石楠深葉裡,薄暮兩三聲。一催衰鬓色,再動故園情。西風殊未起,秋思先秋生。憶昔在東掖,宮槐花下聽。今朝無限思,雲樹繞湓城。”一種濃濃的鄉思鄉愁躍然紙上。

  “問我祖先在何處?山西洪洞大槐樹。祖先故裡叫什麼?大槐樹下老鸹窩。”這是一首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歌謠,道盡了600多年前那段波瀾壯闊移民史。元朝末年,黃淮流域水災不斷,民族矛盾激化,爆發了“紅巾軍起義”,元政府殘暴鎮壓,激戰十餘年,山東、河北、河南等地百姓十亡七八,原本興旺之地變得人煙稀少。相比較而言,山西幸免戰亂,加之大批難民落足,特别是晉南成了人口稠密地區。為了發展經濟,鞏固政權,從洪武至永樂十五年,半個多世紀,實施了8次大規模移民活動。百萬民衆遷往河南、山東、安徽等18個省市。這是中國曆史上規模最大、曆時最長、範圍最廣的官方移民。因山西原居住地遍植槐樹,也稱“古槐移民”。“根在洪洞,祖在老槐”。如今,洪洞“大槐樹”,成了海内外古槐後裔尋根祭祖的聖地。2008年,中國政府将“洪洞大槐樹祭祖習俗”列入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名錄。

  拜槐造祠,列樹表道

  栽植槐樹起源于“社壇立樹”。《周禮·地官·大司徒》載:“設其社稷之,而樹之田主,各以其野之所宜木,遂名其社與其野。”樹是社的标志,槐樹是社樹之一。

  中國古人認為,世界是有生命有機統一體,樹木跟人一樣有靈魂,從而也像對人一樣地對待樹木。古人與槐樹朝夕相處,對槐樹細緻觀察,注意到它旺盛的生命力,遂産生了原始槐樹崇拜,為槐樹造祠立廟供奉。

  古時候,官道每隔一裡設一土台,以為裡程碑。西魏,京兆杜陵人韋孝寬任雍州刺史,将雍州境内官道土台改種槐樹,不失計程作用又能為過往行人遮陰避雨。西魏大丞相宇文泰巡視京畿時加以贊賞。宇文泰令全國一律用槐樹替代官道土台,規定每隔一裡種槐一棵,隔十裡種三棵,隔百裡種五棵。随着西魏疆域擴大,官道植樹制度一直延續下來,其後曆朝曆代沿用。至此,槐樹既是行道樹,又是裡程碑。

  元代建都以來,北京城以槐樹為街道和胡同的行道樹。700多年來,槐樹成為北京特色,提及古都風貌,總免不了“古槐、紫藤、四合院”。因此,北京市将國槐與側柏并列為市樹。

  槐樹也是山西省的省樹,石家莊、唐山、保定、張家口、承德、太原、大同、長治、遼陽、盤錦、西安、鹹陽、武威、蚌埠、煙台、濟甯、安陽、漯河、三門峽等城市市樹。(黨雙忍)

  作者簡介

  黨雙忍 經濟學教授,生态文化學者,三農問題專家。畢業于西北農林科技大學。現任陝西省林業局局長。出版《秦嶺簡史》《中國樹文化》《學習力》《制度并軌與城鄉統籌》《三農治理策論》等著作。先後在耶魯、北大等演講《大秦嶺·中國芯》,緻力于創建秦嶺學,推動大秦嶺保護。


QQ截圖20190812093858.png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号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标識碼:2300000013